知识社区 >社会 > 热门话题 > 宿迁居民举报拆迁贪腐却被抓进“学习班”毒打(转载) > 帖子:宿迁居民举报拆迁贪腐却被抓进“学习班”毒打(转载)   共有1个回复 共有957人浏览 | 我要回复

帖子:宿迁居民举报拆迁贪腐却被抓进“学习班”毒打(转载)

海棠花
#1

  宿迁征地乱象调查-当地居民举报拆迁贪腐却被抓进“学习班”毒打


  遭遇强拆的陆风英带记者去看一个“特别”的地方:她和已逝老伴的全部心血——沭阳县真菌研究所的“遗迹”。这个资产规模逾百万元的真菌研究所因商品房开发,被地方有关部门出动大批不明身份人员和数十名警察实施强拆,成为一片废墟。


  举报拆迁贪腐却被抓进“学习班”毒打


  本报记者 黄勇 见习记者 刘浩浩 《 江南时报 》( 2010年10月27日 第 03 版)
    苏北宿迁市近年来土地征用乱象迭出:强迫拆迁征地、压低或拒绝补偿,对上访群众和非上访群众实施非法拘禁,以办“学习班”的名义,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这种侵犯公民权利的情况在该市经济发展的排头兵沭阳县尤为突出。


  无奈之下,沭阳长庄社区的很多农民走上漫长的维权之路。曾有举报人向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反映相关情况,并得到了张书记的承诺——令人意外的是,时至今日,这些维权者遇到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经济开发区里的奇特景象


  “我们原是沭城镇长庄村(注:如今已改为沭城镇长庄社区)沟东和沟西两组的村民,从2003年开始,我们的土地就因为建设沭阳经济开发区,先后被地方政府相继征收为国有。目前为止,我们两组土地共被征收了1196.14亩,已基本上被征收殆尽。”面对记者采访,当地七八个村民告诉记者,这些被征收的土地基本上是被用做建设厂房了,但也有少部分的,被用作了他用,如商品房开发。


  在几位村民的带领下,25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沟东、沟西两组村民的原承包责任田所在地。在现场,记者看到,一堵写着“宝龙置业”、“生活社区”等大字的围墙里,荒芜的土地已经有了即将启动开发的模样。


  让人吃惊的是,宝龙置业是一家打造商业地产的开发企业,曾在宿迁中心城市开发过集购物、休闲、旅游、娱乐、餐饮、游乐、商务、文化于一体的“宝龙城市广场”。 有村民就觉得被骗了,“明明说好是建开发区的。”他们认为,当地政府是以发展地方经济的名义忽悠他们低价搬离老村。


  再往东走,沟东、沟西两组村民原本拥有的方圆千亩的农田上,已经矗立起了鸿丰包装、凯迪机械等多家工厂的厂房。在华力集团旁边的一块土地上,一片农作物背后,工人们正在脚手架上繁忙地爬上爬下,干着活。记者问一名施工工人:“正在建的是什么?”对方告诉记者,和周边的土地使用状况一样,也是厂房。但记者在现场却没有看到任何建设规划方面许可证的公示展板。


  然而不少围墙里却有这样的奇特景象:有的地块建了一半的工地早已停工,几幢厂房孤寂地矗立着,厂房里空空如也,厂房外杂草丛生……记者观察一下,整个开发区内,被围墙圈起来但却闲置未用的地块不在少数。


  开车行驶在沭阳经济开发区内人烟稀少的大路上,记者还不时闻到一股股让人恶心的化工厂的味道。在采访中,多位村民不满地说,苏南不要的一些污染型企业,沭阳县为了经济发展都要。这样的经济发展起来,苦的却是周边的老百姓。而且政府为了追求经济效益,把农民的基本农田都征用了,让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


  部分拆迁补偿款不翼而飞


  在沭城镇长庄社区一处还未建成的商品住宅——豪园小区里,记者见到了一脸沧桑和悲凉的陆风英女士。陆风英带记者去看一个“特别”的地方:她和已逝老伴的全部心血——沭阳县真菌研究所的“遗迹”。这个资产规模逾百万元的真菌研究所因商品房开发,被地方有关部门出动大批不明身份人员和数十名警察实施强拆,成为一片废墟。当时,政府部门只愿赔偿陆风英一家仅5万元,最终陆风英的公公张益泉因此事死不瞑目,而她的丈夫张政长期悲愤交加、抑郁,终因脑出血死亡。


  可悲的是,开发企业仿佛是“故意”留下了当年厂房存在的最直观证据——离商品房区区十米之外,一堆破旧衣被和几张腐朽书桌,陆风英还在荒草堆中找到了倒落的“沭阳县真菌研究所”门头招牌。在萧瑟秋风中,陆风英站在这片废墟上,痛苦地看着这个正在扫尾的商品房小区。她欲哭无泪:三年前,她家庭幸福,事业兴旺,如今她孤身一人,生活无着,整天以泪洗面。


  2010年元月10日,政府有关部门在《与署名反映人陆风英见面材料》中承认:“经查,该户确实存在部分土地没有补偿到位和天麻、菌种、克隆技术等项目因无补偿标准而未给予补偿等问题,即存在漏项情况;同时存在对土蒸锅等项目补偿标准偏低问题,即存在克扣拆迁户补偿情况。”有了这份材料,然而却没有任何说法。


  陆风英女士悲愤地告诉记者,就在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下发的第十天,也就是2010年5月25日,沭阳县真菌研究所的最后三间房屋被完全拆除。至今,她也没能领到一分钱拆迁补偿。


  地方经济要发展,如果是正规合法的征地项目,那付给被征地农民征地补偿款“顺理成章”。然而长庄社区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开发商给政府一亩地30万元,而到了他们手中的征地补偿各款项只有不到2万元。


  采访沭城镇多位失地农民的遭遇,记者惊讶地发现,由于补偿款从最初的直接发到农民手中,变为后来由村集体经济到长庄社区组织管理,这里的大批农民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据向本报反映情况的当地农民提供的多份资料显示:2004年,新概念集团征用长庄社区尧南组农田16.2亩,补偿费至少30万元,但至今村民们分文未见。2005年,沭阳县质监局征用尧南组农田20余亩,补偿款村民也是分文未见。此外,常州广安房地产公司占用了同样是长庄社区的唐庄组农田88.76亩,土地补偿、安置补助、青苗费补助等各项费用总额达150余万元,但至今无一村民领到补偿。


  如此问题,还有很多。据沟东、沟西两组居民反映,光是他们两组的400多户村民少拿的应得征地补偿就涉及到土地270余亩,涉及金额480余万,人均被扣土地补偿款约1万2千元。


  整个长庄村17个组被征土地约有上万亩,这背后究竟埋藏了多少猫腻,根本无从得知。


  举报人突然被抓进“学习班”


  正是由于征地拆迁补偿工作的长期不到位,长庄社区群众多次找长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孙俊协商,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村民们自发地联名向上级反映长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孙俊等人可能存在贪腐问题,要求县里进行调查,举报者中包括50多名党员。


  2009年12月,沭阳县纪检部门给出的批示是,要求镇里尽快解决此事。就在上访村民满怀希望等待事态出现转机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却陆续接连发生:


  2010年4月10日,举报人李立富在上班时,被人开着无牌面包车抓走。


  2010年4月12日,举报人谷长栋在下班途中,连人带车失踪。


  几个小时之后,又一名举报人姜延成被抓失踪。


  失踪之人究竟都去了哪里?同样是举报人、经历被抓一幕的原任巷小学校长(已退休)谷金龙,向记者回忆说,2010年4月19日上午,自己接到时任沭城镇纪委于书记派人送来的谈话通知。随后,谷金龙来到于的办公室,对方针对谷金龙寄送给上级部门的检举信进行了多番质问。下午一点左右,谈话结束后进来四个人,用衣服将谷金龙的头部包住,然后将其押送到了一个秘密地点。在这个对方称之为“学习班”的“维稳”之所,谷金龙每天24小时都被手铐铐着,头也始终被罩着。但是他依稀还是能听到被关押在隔壁的谷长栋被打的声响。


  直到4月23日上午,有人强迫让谷金龙写一份“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出去告状,然后才将其释放。对方还威胁,如果不写,就要开除其党籍、公职。事后谷金龙得知,其他被抓的人也都在这样的黑屋里呆过。但对于这样的屋子在何方,抓他们的人是何种身份,谷金龙等人至今也未能得知。


  李立富、谷长栋、姜延成三人向记者描述,他们当时在“学习班”不但被关、被拷,还被打、被饿饭,被用电棍抽,被上“电夹”(一种通电的酷刑)。其中李立富还被逼吃药。


  “有的举报村民为了躲避被抓,现在已经逃出避难多时,一直不敢回来。”谷金龙告诉记者。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谷金龙等举报人曾与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通过电话。当时,张新实书记承诺由沭阳县政府负责处理。然而时至今日,沭阳县政府也没有“下文”。


  这样的经济发展不是科学发展


  沭阳县一位有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愤慨地表示:当地政府竟以“维稳”的名义,组织恶势力人员,报复打击群众的反腐败举报,侮辱人格尊严,残酷折磨虐待,侵犯群众利益,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如今,为沭阳经济开发区“腾地方”,当地政府又以牺牲基本农田为代价来换取“经济”。土地强征后,补偿款却不直接发到农民手中,而是由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因如何处置上缺少必要的监管机制和透明度,令农民质疑其合法权益受侵害,从而引发社会矛盾。


  江苏省委党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指出,对苏北欠发达地区而言,通过招商引资来发展经济的确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宿迁这几年的发展不错,但就算该市经济发展的排头兵——沭阳县依旧是省级财政转移支付县,每年都享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巨额财政补助,如今为了经济发展,竟然出现迫害普通村民的行为。相关部门不但应该严查沭阳县土地征收中到底有多少违法违纪的行为,更要严密关注整个宿迁市各区县是否都是如此。


  截至记者发稿时,沭阳县委宣传部未对征地补偿不到位、暴力“学习班”应对举报做出正面回应。不过,沭阳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沭阳经济开发区是2006年国家发改委审批的省级开发区,农用地转用审批(土地性质从耕地转为工业用地)方面应该没有任何违法违规的行为。


  招商引资,发展地方经济,这本无可厚非,但宿迁市沭阳县如此浪费土地资源、以侵犯群众利益为代价,这绝不是科学发展。



回 复
用户名: 您目前尚未登录 登录|注册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